未可

当你爱上这个世界的时候,大概就是你最幸福的时候了。

道长快收了我吧!(坑)

陆泽醒来的时候觉得有点不对劲,他感觉自己好像有点发飘,不是飞在天上的飘,也不是喝醉后手脚不协调的飘,而是感受不到四肢和躯干只剩下意识四处游荡的感觉。然后,然后他就发现真的感受不到自己的身体了。。。。。。


!!!!!!

难道他他他变成植物人了???!!!怎么回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簌簌簌簌

。。。。。。

嗯?

什么声音?好像有什么东西掉下来了。

声音?陆泽有些疑惑,假设他真的变成植物人了,植物人也能听到外界的声音吗?还有就是他刚刚听到的声音与其说是用耳朵接收到的不如说是通过什么感觉到的,和用耳朵听到的结果差不多,但总感觉有些微妙的不同。正在陆泽纠结的时候,他又听到了,不,是感觉到了一阵声音。

是脚步声,有人来了,而且离自己越来越近。

啊,停下来了。

陆泽听到那个人重重的喘了口气,大概有点上年纪了,是个男的。他似乎在原地调整了一下,将什么东西放了下来,放的时候可以听到有“吱呀”的声音,应该是背上背的一类类似背篓的东西,而且听那东西落地的声音里面装的东西似乎还不轻。然后那人敲了敲门,不知道为什么陆泽能感觉到那人敲门引起的震动,就好像。。。那门是他身体的一部分似的,而且能感觉到那人现在离自己特别近,呼吸的起伏好像都能感觉得倒,但还是有一定的距离感,很奇怪的感觉。

“有人吗?掏粪的。”那人嗓门很大,但奇怪的是陆泽并没有觉得很震耳朵,不过现在是不是耳朵听到的都是另一说了,他也顾不上在这个时候纠结这个问题了,现在最紧要的是弄清楚这个人在干嘛,然后看看对他现在所处的情形能有些什么帮助。

  但是!!什么情况?!掏。。掏粪的?!那人是这样说的吧?那这里是什么地方???难道他被关在了一个偏远的地方的没有冲水系统的厕所里面?再说了现在还有掏粪这个职业吗?

  那个自称是掏粪的人可不管他在想什么,自顾自又敲了两下门问了几遍后确定没人了就推门进去了。

 嗯。。。进去了。。。
 

 倒不如说是进来了。。。
 

 这是什么鬼一样的感觉!!!他的身体还存在吗?换句话说他还有身体吗?为什么他会有这样的感觉?就好像他变成了一座亭子,然后有人进来了。。。的感觉。。。然而就在他这样胡乱想着的时候忽然意识到一件事——自己的身体好像真的不在这里,又或者说不存在于这里。如果在的话,那样大的一个目标物,不可能不会被注意到。而且这个人过来的时候并没有拄拐杖,步子虽然有些沉重但每一步都很稳,基本排除有眼疾而看不清的可能性。况且那人进来后到现在为止根本没有什么大的反应,只是一直在默不作声的做着自己的“工作”


。。。。。。

陆泽此时的心情有些复杂,无论他在想什么那人工作时弄出来的黏黏糊糊的声音总是会妨碍他的思考,实在太有画面感了,他已经尽量让自己不要去想象那个画面了,但是他现在除了声音真的什么也感觉不到啊!还有更糟糕的一点是——他意识到了自己好像变成了类似亭子一样的东西,结合现状来看来大概是茅厕。。。。。。陆泽感觉自己现在大概已经不存在的胃正在隐约发痛。好煎熬啊,这种莫名其妙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什么时候才能结束啊,他已经不知道现在是不是应该庆幸自己现在这个状态除了能感受到声音什么感觉都没有了吗,但有一点,如果现在可以选择的话,他倒希望能看得见东西,当然,嗅觉就免了,现在并不需要,如果能看见的话最起码他可以看看周围到底是什么情况,虽然凭刚得到的信息可以大概猜个八九不离十,但还是眼见为实,说不定又能获得一些额外的信息,而且现在什么都做不了的感觉实在太糟糕了,必须要做点什么来解决现状。

可是陆泽也不知道该怎么做,只能尽量将精神集中到对周围的感知中,可是无论他怎么集中身边的声音总也忽略不了,总会让他分心,于是他稍稍平复了一下心情将精神集中在了身边唯一动着的并不断发出声音的男人身上,心里默默祈祷着自己这次能成功,似乎是祈祷起了作用,他感觉自己似乎看到了什么东西,一开始只是晃动的影子,后来这个影子逐渐变得清晰起来开始有了人形,暂时压下了兴奋起来的心情,精神更加集中,视野渐渐开始明亮起来了,他可以清楚地看到那个正在动的人了,他迫不及待的开始看向四周,各种色彩涌向了陆泽,草地,土壤,天空,白云。。。。。。陆泽有点晕眩,太好了,又能看见了,等他渐渐适应了能看见的感觉时,发现他现在的“看”似乎和之前的有点不一样,因为他周围的所有的东西都在他的视野范围之内,也是,身体都没了,怎么还会有眼睛,不是用眼睛看自然和用眼睛看是不同的,不过能看到的最远的地方倒是和原来差不多。

只是现在该怎么办呢,自己现在能做点什么?陆泽在刚刚适应新的“眼睛”时已经抱着最后的希望将周围仔仔细细的看了个遍,除了正在掏粪的人,真的没有一个人了,也就是说现在他现在已经不是一个“人”了。乐观一点说,现在是他的意识附在了这个简陋的茅厕上了,而另一种可能是自己现在已经成为了这个茅厕本身,他很希望自己事前一种情况,以为如果只是意识在这里的话他最起码还有能回到自己身体里的机会的,后一种情况就比较糟糕了,因为那意味着他现在和这个茅厕是一体的,也就是现在这个木质的结构就是他的身体,最坏的情况就是他已经回不去了。。。。。。然而很不幸,陆泽隐约感觉到自己似乎是后一种情况。最后的这个结论让他觉得有点受打击,唉,让他好好做个平凡的人不好吗,虽然以这样的状态能看到和原来的不同的世界,但说到底还是做人更习惯一些,虽然做人还要工作,还要学习,每天都忙忙碌碌的,但起码还能动,还能说话,更重要的是不用一直对着这个疑似古久厕所的坑!

陆泽无精打采的自己想了一会儿,有些寂寞又带点不情愿的看向了现在唯一在他附近活动着的人类,看着那位大爷忙碌的身影(。。。)他不由得联想起了自己的未来(此处省略八百字)。。。不,不行!不能这样坐以待毙,一定要想办法离开这里!对了,那什么什么大师不是说有什么意念攻击的嘛,自己这个样子看起来精神力还蛮大的,说不定意外的有用呢。。。陆泽姑且试了一下,然后,除了发现自己最开始有意识时听到的声音是因为情绪波动而被震下来的茅草掉下来发出来的之外,也只能产生这么大的动静,然而这点动静并没有什么用处。

又努力尝试了一会儿,但直到大爷收工走的时候还是没有什么成果。陆泽惆怅的看着大爷离开的背影,有些沮丧,感觉一下子没了要努力的动力,看着远处呆了一会儿,突然觉得此时此刻的风景有些糟心,准备回到自己天然的“小黑屋”里,在收束视线的时候扫到了离自己不远处的一棵两人合抱的树,树干上沧桑的纹路意外的的拨动了他的心,于是就忍不住向它抱怨了一下,“树爷,你说我怎么这么苦呢?唉~ 也不知道现在这个鬼样子能不能睡觉。”也不期望它能有什么回答,收回视线让自己的世界又归于黑暗中。


--------------------
实在忍不住发了,

这个其实是上个月(初?)写的,然后后来一直没再写。。

最近感觉没什么粮吃,就。。非常饿

然后就发个坑,缓解一下。。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