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可

当你爱上这个世界的时候,大概就是你最幸福的时候了。

【完结】男婚女嫁(四)

#原创

#BG

#(伪)古风

   在路上,梅清河一直催促着车夫快点,再快点,也不在意有多颠簸,倒是跟过来的阿川一直劝他慢些。终于看到她们的马车时,梅清河则干脆夺走车夫手中的缰绳,自己驾马车拦在了月儿她们的车前。还好月儿她们乘的马车并不快,要不然他这一拦一定会让马儿受惊,即使是这样,马车里的两个人也受到了不少惊吓,绕是月儿面对这种情况也有些生气了,待马车停稳之后,就立马掀开车准备去找那人理论,等看到那是梅清河驾的马车时生气之余又多了一丝莫名其妙,但还是连忙催促他“你拦着我们干嘛?不要挡着路,快让开些!”
   
  “不行!”说着,梅清河又调整了一下马车的位置,将月儿她们的路堵得更严了。
   
  “什么?”这样突如其来的阻拦和此时坚决的语气一时间让月儿也摸不清楚头脑,以至于她以为自己听错了,又下意识问了他一遍。
   
  “我是不会让开的。”梅清河坐在马车头上摆好了架势一动不动,看样子竟是像要一直耗下去。
   
  “哪有你这样的,一直挡在这里不是耽误时辰吗!有什么事情等回去了再慢慢说不好吗?”月儿看着他这个样子有些哭笑不得,虽然她还是有些云里雾里但正事还是不能耽误的。
   
  “回去?”梅清河想了想,然后点了点头“行,你现在和我回去吧,我不拦她。”
   
  “???”月儿更疑惑了,他来这里就是要带自己回去的吗?是父亲母亲让他来的吗?难道是家里有什么事吗?月儿转过头看向小翠,小翠像是知道她在疑惑什么就摇了摇头,月儿心下松了一口气,然后索性直接向梅清河问道“你为什么要带我回去?”

  “那么,那时候你为什么要带我回去呢?”月儿调笑般的看向梅清河,像是又看到了当初他们的窘态。

  “自然是要娶你为妻啊”梅清河初时想起那时候的事情也有些不好意思,但渐渐的看着月儿的眼神却变得认真起来了,最后轻声说出了那句话。

  “呆子”

  “嗯,我是个呆子”梅清河和月儿握着的手又紧了紧“但是呆子的说的话最后成真了,他现在很幸福。”

  !!!!!!

  在场的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看着梅清河,就是梅清河自己在说完这句话后也像是被自己吓到了觉得两颊发烫,更不要说是月儿了,她本来就对梅清河今天反常的行为有些疑惑现在他又突然在这么多人的面前说要娶自己,现在脑中像是一团浆糊似的怎么搅也搅不开。

  倒是小翠和阿川反应快些,拼命向对方使眼色“我说你家少爷怎么了,不会是疯了吧!他这样让我们小姐怎么办啊!!”“我也不知道啊!”阿川摇了摇头,又忽然想起了梅清河这些天一直在担心的事,于是也顾不上之前和小翠的矛盾了,无声的向小翠问道“你们家小姐是不是要进宫啊?”小翠表示十分震惊,使劲摇了摇头。阿川也是先震惊了一下,然后又想了想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又确实是那么一回事,只是这些都被梅清河和被连带着急得团团转的他们给忽略了。于是阿川就俯身到梅清河耳边对他说道:“少爷,这件事是我们弄错了。。。”

  。。。。。。

  梅清河没想到会是这样,也是他自己太过于钻牛角尖了,以至于忽略了很多东西,现在想想,月儿只不过在她的好友出发前陪她一段时间罢了,现在也只不过是要送她一程。倒是自己闹了太大动静,让事情变得不好收场了,该怎么向月儿解释呢。。。

  “月儿,我。。。”

  “梅公子,你和月儿的事我大概猜到了一些,只是时辰已经快到了,请公子为我们让一让路好吗?”马车的主人也就是月儿的好友,这时候掀起帘子对梅清河说道。

  月儿这时候也回过神来看着梅清河点了点头“我们的事。。。回去再说吧”

  “月儿,对不起,今天让你受惊了。”梅清河转过了缰绳,又回头看着月儿神情认真的说道“但是,我刚刚说的话是认真的,无论发生什么事都不会有任何改变。”

  梅清河将马车停到一边,看着月儿所在的马车渐渐远去。回想着帘子放下来时透过缝隙可以看到的月儿变红的耳尖和她的好友笑容中包含的无声的祝福。那个人果然很聪明,梅清河默默的想道。

  “时候也不早了,你早些回去休息吧。难得今晚和宝儿一起睡。”

  “嗯,你也早些休息,已经这么晚了就不要再做这些缝缝补补的事了。”

  “这些啊,是今晚你和宝儿一起出去买的东西,我让他们直接送到我房里了,我只是想先做做看琢磨一下怎么做会好一些,然后不知不觉就做到这个时辰了。这几天我也没怎么陪着宝儿,阿川和小翠也不在,没人和他玩,宝儿想必也是急坏了。”月儿轻笑。

  “可不是呢,晚上吃饭的时候还在和我抱怨呢。”

  “嗯,说起来该到的东西也应该快到了,好好睡一觉吧,明天要精神一点啊。”虽然隔着窗户看不到月儿的表情,但梅清河能感觉到此时的月儿定然是十分开心的,梅清河自己也不由得和她一起开心起来了。

  从月儿那里回来后,梅清河觉得自己心里像是轻松了不少,虽然最后还是什么都不知道,但是感觉还是那么的安心,之前的纠结现在看起来也没有那么重要了,看着床上睡得香甜的宝儿,梅清河想道,一切都是好好的,宝儿会长大,自己和月儿会变老,自己继续这样为他们努力然后就这样好好的活过一辈子就好。梅清河就这样想着未来的图景,像是卸下了所有的负担慢慢地想着想着就睡沉了。

  “爹爹,爹爹,快起来。”宝儿在梅清河耳边喊着。

“怎么了,宝儿?”梅清河被宝儿摇醒了,瞥了一眼窗外,天还是蒙蒙亮“是要爹爹陪你去茅房吗?”

  “不是,爹爹你看,这是娘亲昨天要我给你的。”宝儿将一个信封放到了梅清河面前,作势要他打开。
 
“昨天?”梅清河疑惑,“那为什么昨天晚上不和我说呢?”

  梅清河在宝儿的目光下慢慢打开了信封。

  天已全明,梅清河穿上了清早阿川拿过来的喜服,当时阿川一脸别扭的拿着衣服进来的时候,梅清河就大概猜到了他和小翠这几天的离开是怎么回事了,都是在瞒着他呢。他穿着衣服哭笑不得的问阿川为什么要帮着夫人瞒着他时,阿川却是没说话,在房外逗弄乌龟的宝儿倒是听到了,笑嘻嘻的说道是月儿答应为他和小翠做媒才打动他的,梅清河感慨着他和月儿成亲这么长时间连宝儿都有了,这两个人现在才算修成正果,也是好事一桩,自然没有责怪他们的意思,想着事成了能为他们办个筵席也是不错的。

  只是现在。。。

  看过信后,确认那娟秀的字迹是月儿的,有很长一段时间没反应过来的梅清河正站在大门前低着头看着自己身上的大红衣服,用视线一遍又一遍的轻轻抚过那光滑布料和它上面精美的刺绣,是月儿做的,他想。

  月儿刚刚坐着轿子和送亲队伍一起出去了。绕着城内走一圈再回来,管家是这么说的。隔着轿子能想象的出来月儿穿着喜服盖着红盖头的样子,但他还不能上前掀开帘子,最后只能看着轿子伴着吵闹的锣鼓声走远。

  梅清河看着府上到处都是洋溢着喜庆的红色装饰,有些恍惚,这一切都好像在做梦似的,就这么突然发生了,不,梅清河摇了摇头,这是有预谋的突然发生吧,想到这里梅清河忍不住笑了笑。

  送亲的队伍回来了,小翠月儿从花轿上扶了下来,那一瞬间梅清河仿佛又站到了几年前他迎娶月儿的那个小巷中,只有一顶简陋的花轿,他们四人和一个便宜请来的喜婆,就是成婚的礼节也是一简再简,那时候真是辛苦啊,他感叹着。

  在周围的热闹声中,梅清河走过去将月儿背起,感受着压在身上的重量,觉得有些释然了,月儿再一次的把自己交给了我,这次一定会让她幸福的,宝儿也是。

  是夜,梅清河带着些许酒气回到房间,和月儿说着酒席上的种种,月儿也和往常一样回应着他,直至梅清河看到床边的两根红蜡烛才突然反应过来,轻咳一声,正准备转身去拿桌上的喜秤,就见月儿两只手轻轻地掀开盖头,笑意盈盈的看着他“相公,你看,我今天美吗?”

“嗯,”
“美。”

一如往常一样,又不同于往常。

君敬启:

  念你我夫妻二人成亲已有年余,家中生计日益平稳,生意日渐昌隆,然思及宝儿渐渐长成,恐时光飞逝,岁月不留,由此更憾于昔日成婚之仓促,今年华犹在,衣食富足,以此为媒为聘何不美哉?

  夫君常念我昔日劳累,心中存愧于我,故此番准备未曾告知与你,就此任性一回。三日未见君面,君可曾察其意否?

  虽无高堂,仍有天地为证,婚事虽有繁简,而礼数不缺。君以家财为聘,我以昔年辛苦为回礼,君婚我嫁,二人以心同证,再无憾矣。

                                                                                 妻上




--------------------
咳,完结啦

没想到吧。。

本来就想着写一个小短篇来着,然而。。。

这其实就只是个脑洞,然后其实中间我还有另外一个脑洞,大概是七月底八月初的时候吧,现在已经写了八百多字啦,\^O^/耶~(。。。)

希望能放上来吧,就酱紫。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