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可

当你爱上这个世界的时候,大概就是你最幸福的时候了。

男婚女嫁 (二)

#原创

#BG

#(伪)古风

  吃罢饭,梅清河带着宝儿来到了东街,宝儿兴致勃勃的拉着他四处乱跑,街上人很多,梅清河不得不紧跟着宝儿。晚上的东街正是热闹的时候,街两旁的店铺都点起了灯,将街道照的通亮,小贩们借着灯光吆喝叫卖自己的商品。宝儿和一般孩子们喜欢的东西差不多但更热衷于街边卖的小玩意,在卖这些东西的摊位上虽然很高兴却也不会要梅清河随便给他买,也并不贪多,总是先细细地挑选一番,只选自己格外喜欢的,边选还边在嘴里念叨着“这个花样好玩,这个也好玩…”最后选出来的几个,常常是些乍看起来粗糙不起眼,细看却有趣的紧的,有些时候连梅清河也不得不惊叹于宝儿的好眼光。

  每当这个时候几乎所有的商贩都要开口将自己的东西夸的天花乱坠,也顺便夸夸客人的眼光好让他们多付些钱或是多买一些,对于这些夸赞梅清河在没有必要的时候向来是不予理会的,直接付过钱就和宝儿一起去往下一家了。梅清河也是商人,虽然他们做的生意不同,但经商的道理还是有相通之处的,现在宝儿还小,还不到给他言传身教的时候,没必要听他们说的废话,有时间还不如陪着宝儿多走走,让宝儿玩的开心点儿。

  说起生意,梅清河做的是文人的生意,而他在经商之前,也曾读过几年书,身上多少有些文气,和那些爱好风雅的文人们打交道时,这种经历倒是给他带来了不少方便。但方便归方便,他的生意刚起步的时候,没有丝毫经商的经验也是让他吃了不少苦头,不过他想着该过去的总归是已经过去了,经商的总不会没有不顺的时候,更何况自己在经商前对这些更是一窍不通呢。

  只是苦了月儿,梅清河娶她时,正值他一个人最落魄的时候,穷的连个像样的婚礼都没能为她办好,只是在当初住的地方草草拜了天地便算作成婚了。

  月儿和他的父母那时都已不在人世,家中的大小事也只能由他们两人扛着,倒也难为阿川和小翠在那个时候也一直跟在身后陪着他们受苦。

  生宝儿的那一年,他的生意也才刚起步,一开始就赔了不少,使得他们日子过得更加艰难了。添下宝儿后,他在妻子的鼓励下又为了新的生意东奔西走,家中的事情全都压到了妻子身上,虽然有小翠在她身边帮忙,也时常让她十分劳累。

  终于,过了两年,他的生意慢慢有了起色,他们的生活也好过了许多,再后来便越做越好才有了今天。这些年来是妻子不离不弃的陪伴和鼓励才让他走到了现在这个地步,他在心里一直觉得对妻子有所亏欠,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弥补,常在闲暇的时候责备自己。

  妻子察觉到他的自责后却时常劝他不要想太多,她现在已经很幸福了,不需要给她什么补偿,只要他们一家人能够像现在一样好好过日子就行了。可在他心中这并不是什么轻易就能放下的东西,他觉得该给的还是要给她的,虽说夫妻之间向来是不分你我的,但如果不做些什么的话,他的良心始终不安。能娶得这样的妻子,真的是他三生有幸。

  和宝儿在街上也逛了不短的时间,宝儿虽然跑累了,但还不想太早回去,让他给买的东西虽然不多,但这些小东西却并不好拿,于是梅清河就打发一直跟在他们身后拿东西的小厮去附近,找人将这些东西给捎带回去。他则抱着宝儿再在附近四处走走。

  “爹爹你看,荷花灯!”经过河边时,宝儿突然兴奋地拍了拍梅清河的肩膀,指着河上的某个位置说道。梅清河顺着他指的方向转头一看,河上确实有一盏荷花灯,像是从上游漂过来的。这个时节,中元节刚过去也没多久,想来应是为亲人祈福的。

  “爹爹,爹爹,它漂到河边了!”宝儿高兴地对他说道“我们把它拿过来吧,我想要只乌龟。”

  “如果你想要乌龟,我过两天托人给你买便是,一定会比这只要好得多,不用麻烦捡河边的了。”梅清河说道。

  “我知道,但我就想要那只。才不管它好不好。”宝儿坚持道,“爹爹你想啊,那只乌龟被绑到荷花灯上,现在又漂到了河边,这里离东街这么近,说不定再晚一些就被人抓去吃了,多可怜啊。与其放着它被别人吃掉,还不如让我收起来养着呢,而且我现在正需要一只乌龟。”

  说着停下来看了梅清河一眼,垂下眼睛接着道“本来想晚点再说呢,不过现在说也行。爹爹,这些天没人陪着我,虽然是暂时的,但我也一直有想过,到现在也渐渐明白了,不论是爹爹你,还是阿川翠姐姐他们都有各自的事情要做,奶娘虽然现在能天天在我身边,也总有一天会走的,就是阿黄也不能天天陪我,还要去看门,娘亲给我做的玩偶虽然都十分有趣,但也不会自己动起来陪我玩。。。我也不能像现在这样一直依赖着你们,过几年我就长大了,不能还像个三岁小孩似的离不开你们,虽然我今年也只有五岁,但再过不久,我就,,就好多好多岁了,不许笑!我可是认真的!”

  “听人家说,乌龟的寿命有很长很长,那就可以陪我很久了,这样等你们又都有事的时候我就不是没人陪了。等我长大了,像爹爹一样出去赚钱养家,身边也能有只从小养到大的乌龟陪着我,就不会让你们担心了。”

  听宝儿说了长长的一段话,虽然还是带着些稚气,但内容却让他有些感动心里不知怎么又有些不是滋味,梅清河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能去做些什么来回应宝儿的心意,他摸了摸宝儿的头,抱着他来到河边将荷花灯和灯下的乌龟一起捞了出来,让刚回来的小厮小心地解开绑着乌龟的绳子并教他将荷花灯重新调好的方法好能再放回到河中。放好后,梅清河又嘱咐小厮先回去将乌龟暂时安置在管家那里,明天遣人在宝儿院子里砌一个小池子来专门养它。

  小厮走后,梅清河和宝儿在河边停留了一会儿,看着慢慢漂远的荷花灯,宝儿问道“爹爹,它能漂多远呢?”

  “我也不知道,如果中间没人拦下,大概会一直漂到城外吧。”

  梅清河说到这里突然来了兴致,和宝儿说起了以前的事,“宝儿,知道吗?爹爹和娘亲,还有你翠姐姐和阿川,在爹爹和娘亲还没成亲的时候,在这条河的河边一起做过一件大人们都认为是傻事的事。”

  “说起来那时都还小,我们都不过是十二三岁,现在看来也还是半大的孩子。也正是年纪还小才有胆量半夜偷偷溜出家门跑到那样远的地方。”

  “那年中秋,你娘亲突发奇想要帮荷花灯下绑的乌龟把绳子解开,好让它们在河里能游的畅快些。本来她只叫上了你翠姐姐,你翠姐姐告诉了阿川,阿川又告诉了我,我不放心她就在那天晚上带着阿川和她们一起去了。结果我们在城郊拦下不少河灯,解了一夜的绳子才算完。后来想想若是我和阿川那晚没去,你娘亲和翠姐姐只一夜怕是解不完那么多灯的。”

  “这件事自然在第二天被两家的父母发现了,我们几个也被教训的挺惨的”说到这里,梅清河顿了一下“宝儿要是想做什么,一定要和爹爹娘亲事先商量商量,像我们当初那样可是不行的。知道了吗,宝儿。。。宝儿?”见宝儿并没有回话,低下头看去却是宝儿快要睡着了,小脑袋只往下栽,梅清河不禁失笑,原来是困了,就换了一个姿势抱着他好让他睡的舒服点。

  虽然已经在很小心地调整姿势了,还是让宝儿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睛,他用着还带着困意的声音对梅清河说道“爹爹,我们回家吧,我有些困了。”

  “好,我们这就回去。”梅清河笑着轻声说道。“你好好睡吧。”

  “对了,”本来听着梅清河的回答就又快闭上眼睡着的宝儿,像是忽然想起什么了一样,轻轻抓着他的衣襟又对他说道“今晚我想要爹爹陪我睡,好不好啊,爹爹?”

  “好好好,爹爹陪着你,你继续睡吧。”

  宝儿看着他,确认他的回答后才又闭上眼睛继续睡,睡着前嘴里还念叨着“说话算话,不许抵赖。”“不抵赖,不抵赖”梅清河边走边在宝儿耳边轻轻地回答他,直到他的声音越来越小到最后没有了才不再说,稳步朝家中走去。

  其实刚刚和宝儿说的事情到那里并没有结束,虽然那时他们几个都被训的很惨,但是月儿还是没有放弃她的想法,在接下来的节日上还是按她想的那样继续做,比第一次的做法也更聪明些了,不只有他们几个,月儿还用自己每月存下来的碎银请了几人一起帮忙,他也偷偷叫来了几个人,这使得他们的速度加快了不少。

  他们就这样又偷偷去了三次,虽然次次被抓,他们也没有放弃,总是想尽办法改善着去做,到最后两家的父母没有办法,只好每次派些家中的丫鬟小厮去帮着他们,好让他们不必再去自己请人,也算是有家里人在边儿上看着他们免得遇到危险,去不去也就都由着他们自己了。

  虽然后来两人的父母都不在了,月儿还是一直坚持着,即使是后来在他们生活最艰难的日子里也没有放弃。倒是他常常因为各种应酬错过了不少次,现在过的好些了也是常把它交给下人们去做,自己也很少再去了。


--------------------
比上章长了点,

或许写要好一些了吧(大概)

不知道怎么做上一章的链接,就先这样吧。

会继续加油写的。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