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可

当你爱上这个世界的时候,大概就是你最幸福的时候了。

男婚女嫁 (一)

#原创

#BG

#(伪)古风

  梅清河觉得最近很不对劲,非常不对劲,妻子这两天一直不肯见他,当问起她时也推说是身体不适,一开始梅清河看妻子的气色并不差就以为只是小病养几天就好了也没有特别在意,只是嘱咐她好好修养,但同时妻子又突然提出要暂时分房睡,他便觉得有些奇怪,然而在妻子的一再要求下,他犹豫了一下也就同意了。在他看来,妻子是一个有主见的人,做事情也非常稳妥,既然她要坚持也就随她了。

  但是自那天起的两天里,他竟然一直没能和妻子再见上一面!几次去见她也都被拒之门外。这让他越想越觉得不对劲,首先,如果只是身体不适的话,为什么一定坚持要分房睡呢?其次,若只是想分房睡也就罢了,为什么又一直不肯见他呢?

  第一次试图去见她就被拒之门外后梅清河就开始猜想妻子是否是在生自己的气了,妻子素来是知书达礼的人,也向来宽以待人,很少见她向其他人发脾气,更别说无缘无故的不见自己而独自生闷气了,这其中一定是有什么缘由的。他将最近发生过的事情都仔细想了一遍,发现有可能让妻子生气的事情的确有一件。

  月余前,他因为一笔生意而在如意楼陪着客人喝了一夜的酒。这本来不是不常有的事,但第二天恰巧是儿子宝儿五岁的生辰,他不仅没有准备任何东西,还因为宿醉睡了一整天,再发觉过来的时候已经是那天的深夜了,宝儿早已睡了。

  那天晚上宝儿是和妻子一起睡的,没有像通常一样和奶娘一起睡,怕是那天的事很是伤他的心,后来虽也有给他买了许多当时时新的玩意儿做为补偿,但当他听说这些是给他生辰的补偿时,原本因为收到礼物而开心的他就像是被提到了伤心事般又难过起来了,也好在妻子恰巧在旁边替他解了围才不至于让宝儿因为这件事和他有隔阂。

  在那件事上,还是妻子充当了他和宝儿间的和事佬才解决的,而且当时妻子虽然的确有些埋怨他,但也并没有十分责怪他的意思。这样的话就应该不是因为这件事了,但任凭他再怎么想也想不出更能让妻子生气的缘由了。不过,或许并不是生气,是其他的原因也说不定。但若不是在生气,那又是什么呢?

“老爷,该用晚饭了”丫鬟的声音将一直在书房来回踱步的梅清河从思绪中拉了出来,他望向在门侧站着的丫鬟并问道“宝儿呢?”

“回老爷,小少爷已经由奶娘带往大厅了。”

“嗯,好。”梅清河点点头,离开书房朝大厅走去,又接着向跟在后面的丫鬟问道“夫人呢,还是在房内用餐吗?”

“是的,老爷。”丫鬟回道。

  算起来到今天为止已经是第三天了,还是找不到妻子不见他的缘由,或许真的是病了?最后一次见面的时候,妻子的气色看起来还不错,所以在考虑的时候下意识就排除了她生大病的可能性,但再想想他确实听说过有些病在发病的时候不明显而医治起来却非常棘手,会不会是生了这样的病?想到这里,梅清河心里一惊,但又立即否定了这种情况,若真的是生了大病,妻子不可能不会和自己商量的,若只是生病了,也定是在她能够解决的范围之内的。

  考虑到如果她病了,身边也不能没个照顾她的人,若是平时的话有小翠和阿川中的一个就非常可靠,但是这几天他们又都恰好不在,小翠早些天收拾了东西暂时回家住了,阿川也向他告了两天假回去看望对他有养育之恩的叔父叔母,虽说还有其他的丫鬟小厮,但到底不比自小就跟着妻子和自己的这两个人,这让他着实有些苦恼。

  想了这么久,梅清河还是没有想出个所以然来,反倒是更加担心了。但既然怎么想都没有结果,还不如直接去问问妻子来的明白。晚饭后就去见见她吧,梅清河最后想着。想通了之后,他的心里也稍稍松了一口气,迈的步子却急切了些。不一会儿便来到了大厅旁的走廊上。

  “爹爹!”刚过了最后一个转角,就要到大厅的时候,梅清河突然听到宝儿的声音,接着就看到飞快朝自己这边跑过来的宝儿和急急跟在他后面的奶娘,梅清河也加快了步子,上前两步半蹲下身子将宝儿抱了个满怀。

  “乖宝儿,跑的可真快,奶娘都要追不上你了。”梅清河放下宝儿,捏了捏宝儿圆嘟嘟的脸蛋,笑着说道。

  宝儿揉了揉脸,扁着嘴说“还说呢爹爹,你这两天都不陪我玩儿,阿川和翠姐姐也都回家了,昨天就连大黄也被管家牵出去说是要去生小黄了,奶娘不许我乱跑也不许我去见娘亲,现在家里一个陪我玩的人都没有,好没意思的。还有还有,娘亲竟然还嘱咐奶娘不许我去外街,整天待在家里面都快无聊的长草了。。。”

  听着宝儿喋喋不休的抱怨,说的无非是觉得家中太过无聊想要出去玩罢了。而他认真苦恼的样子着实十分可爱,童稚的话语和努力做着严肃表情的脸庞结合起来虽让人不忍拒绝但也让人忍不住想笑。事实上,梅清河的确笑了,还笑出了声,奶娘和丫鬟也忍不住别过脸偷笑。宝儿看着自己认真地在诉说自己的苦恼,他们几个却都在笑他,越是阻止他们他们反倒越是停不下来,这让他既委屈又羞愤,气的直跳脚。“不许笑!都不许笑!”口中说着威胁的话,却好像没有起到多大的用处,眼看就要被气哭了。

  梅清河堪堪止住了笑声,也转而对在场的其他两人说道:“你们也不要笑了,也不要把这件事告诉其他不相关的人。”“知道了,老爷。”两人回道。宝儿看看父亲,又看看奶娘和丫鬟,看她们的表情和语气都不像作假,才算没那么生气了。

  “哼,这还差不多。”说着抹了抹眼睛。梅清河轻轻拍了拍宝儿的小脑袋“好了,不要恼了,饭后爹爹带你出去逛逛。”说罢,宝儿的眼睛立刻亮了。接着他又补充道“只要不是太远,宝儿想去哪里爹爹都会带你去的,只不过要早些回来,好好睡觉,不然你娘亲会担心的。”宝儿快速地点了点头,迫不及待地拉着梅清河的手走向正厅。

  吃晚饭的时候,虽然可以看出来宝儿内心急切地想要出去玩,但还是有好好吃饭。“果然是我和月儿的孩子”梅清河欣慰的想道,接着又在心里补充道“不过,主要还是月儿教的好。果然我的月儿最好了,陪宝儿出去转过后就去找月儿吧。”正在细嚼慢咽吃饭的宝儿偷偷抬头瞧了父亲一眼,“爹爹肯定又在想娘亲了”宝儿想,“每次只要他一想娘亲,就笑得跟朵花儿似的。”忽然想到今晚自己的任务,就又忍不住看了父亲一眼。梅清河好像察觉到宝儿在看着他,就看了过来,宝儿冲着他笑了笑,“爹爹,吃饭。”梅清河虽然有些疑惑,但也点了点头,算是回应了宝儿。


--------------------
他想的好多。。

感觉都有点啰嗦了,

人物的行为还没把握好,感觉有点干

后来可能会有补充的部分

嘛,自己写的东西再怎么样也不会完全讨厌它的。毕竟也废了一些功夫来写写改改的。

我的话有点儿多,但感觉会看的人应该不会有很多,就自己多说点喽。

(希望能早点把下文写完,这个就先当做第一章吧,也不知道能写多少,或许两章,或许是三章)

评论